linchan

温瑞安: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《寿诞小记》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:泽夜九日
  “我们来打气,你们来扎气球吧。”
  “好的!”
  灯光灰黄的一个小屋里,一群人忙忙碌碌鬼鬼祟祟地搞着小动作。
  我们受大嫂刘静飞之命,在此猖狂搞事,只听到“嘭”地一声,一个气球被扎爆了。
  “别打太大别打太大,容易爆炸。”
  “好的好的。”
  
  2018年元旦将至,跨年之际,因为同一个人,我们团聚在一起了。
  他的著作何止等身,成就何止卓然,多少人前赴后继地只为见他一面,他却不愿见;又有多少人希望来为他庆生,但他却低调地只和平凡的我们聚在一起。
  
  这是我第一次准备物料布置会场,非常高兴这第一次是因为这个重要的人。
  我们兴奋又忙碌地在寿宴场地上蹿下跳,每贴一个气球,心中便激动一分:这样好看吗?他会喜欢吗?
  
  因为这个人实在为我们做了太多了,也给了我们太多。
  明明是他的寿宴,却邀请我们早早到来,领我们去鸡鸣寺,去夫子庙,去古城墙……
  这不,刚到南京的第一个晚上,我们就有幸看到了他十八岁便写成的万字散文诗《八阵图》。
  
  “功盖三分国,
  名成八阵图。
  江流石不转,
  遗恨失吞吴。”
  
  我原来并不熟悉杜甫的《八阵图》,但经他用独特的方式一吟唱,便牢牢地印在了脑海中,也对此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
  而他所作的同名散文诗,更是惊天动地!
  初看惊心又动魄,再看深爱无法自拔——这是怎样的才华卓越,才能在如此年轻的时候就能写出此般惊世骇俗之作?融合了散文、杂文、诗歌等形式,又包含感情、人生、悬疑、惊悚、哲学等内容……
  十八岁,我们仍是一条咸鱼,他却已是个大师了。
  
  接着他又亲自为我们演绎了一遍,那白衣,那蝴蝶,那神龛,那独自走在林中的少年——都活过来了,都栩栩如生地震撼着我们的感官。
  
  如此年轻就能有对生命如此之深的思考,如此年轻就已深谙人类的渺小,他的傲气,傲骨,寂天灭地之孤独但又坦荡神州的快意,无不震撼且感染着我。
  
  世人只知他武侠小说写得好,岂知武侠只在他擅长之事中排第八。
  他的爱情小说比武侠写得好,诗歌比爱情小说要好,散文又比诗歌写得好,这散文诗竟比散文还好。
  能不爱他吗?
  
  他已超三十五年之久没念过散文诗了,明明是为他庆生而来,却又收得如此大礼……我们该怎样才能回报他呢,该怎样才能为他做些事呢?
  
  可这一代宗师又是不求回报的,他也不需要我们为他做些什么,他只希望能将武侠将中国传统文化振兴与发扬,凭他一己之力(当然胜过万人之力),去撑起一片武侠的天地。
  
  所以才有千千万万的人要奔赴他而来,所以才有千千万万的温情散布在人间。
  
  是的,他就是武侠教父温瑞安。
  
  当晚宴来临,神州社歌响起,我看着大屏幕上闪过的一张张老相片,感到身为温派子弟的我们是如此幸运,也为自己身为中国人而前所未有地自豪。
  “中华的荣光,正在滋长发黄,看我们的艺术优良,听我们的歌声嘹亮……”
  众人在先生的带领下,合唱起这首慷慨激荡的歌,先生还为我们讲述了这首歌的历史,曾点燃多少爱国之人的心。
  
  随后,大嫂准备了一些温书知识竞赛题,大家一阵抢答。
  大哥又为我们演绎了诗歌《蒙古》,将全场的气氛推向又一个高潮。
  
  何其热闹,何其欢乐。
  
  诗歌盛宴过后,大屏幕上播放了一段祝寿视屏,来自五湖四海的温迷纷纷表达了对大哥的心意,我们的“福禄寿喜财”五位吉祥物也分别送上“福如东海”、“寿比南山”、“财源广进”、“喜气洋洋”、“功成名就”等祝福语来祝贺大哥六十六岁寿诞快乐,寿星还单膝跪地给大哥送上寿桃和金元宝。
  
  新年来临之际,我们唱完《生日快乐》歌,静静看着大哥吹蜡烛,后又分别送上各自的祝福。
  
  但言语再美,仍表达不完我们对他的敬爱,他太不容易,苦难时只有一个人,辉煌时却是全部。正如跟在他身边数十年的何包旦何五姐所说,这个世界欠他太多了。
  
  寿宴结束后,我们与大哥暂别,回到了房里。窗外浓雾未散,但我们心中都是暖的。
  衷心希望大哥能福寿安康,万事如意,也祝福温派武侠航母乘风破浪,一往无前!
  
  唯一遗憾的是,我们没能成功怂恿大嫂单独给大哥唱首歌(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提起来的⊙ω⊙)……

*温大评点泽夜九日聚会文*

       九姑娘是个好女子。都是阿花不好,带坏了她。我老是这样说花滿衣,不知道老花会不会恼羞成怒下暗杀我。但我想应该不会:一是我不好杀;二是维护我兄弟很多,很难杀;三是阿花如果真爱阿九,他其实一定心里在瞇瞇笑,其实他一直都在眯眯笑,看到阿九和看到任何美女的时候(包括看到我的时候)。我就是,喜欢他这付缺德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  我一生爱“才”如命。“才”是人才,包括才智、才艺,文才、人才,特别只有才华和才能,不管文采还是武略,经商还是从政,只要有才有彩是大材,如果正好识英雄于未遇,我都乐意帮他(她)一大把。
        可是这却“害”了我,“害」了我不少年,「害”了我不少次,“害”了我误不少时机,荒了多少功废了多少业,还几乎“谋”了我财“害”了我命。盖因为人才人材,如果万一品性不好,品德不良,可是也就是一记冷枪、一颗地雷,或是你体内潜伏的一颗毒瘤。
        有人说老花才大,是的,有彩的才,可是他身伴有个阿九,那么,阿花是阿弥陀佛,阿九是么么哒,老花是资治通鉴,九姑娘就是山海经,花满衣是陆小凤,择夜九日是花滿楼。好比什么?我有一个比我年轻45岁的弟子、義妹(或“爱徒”),我戏称她为“胖雪(她其實很苗條,我故意誣陷她的🤣)”。我常为了一点事、一句理、一些情由来找她的碴,提出批评、严责,她领悟力很高,省悟得快!而且从善如流,改的很快,但我还是不滿意,又苛责之,又训练之,又要她在求知识及处事能力上更上层楼。有次她忍不住了,在微信上跟我说了几段话
       *12月5日下午5:06
       *「谢谢大哥不生气。”
       *“有时候真的觉得您是很难哄的人(捂脸)”
       *“我其实很少哄人”
       *“我也是遇到降伏我的人了”
我看了之后,没有生气。
但生机勃勃。我當然知道她很少哄人,以她的傲骨和脾性,她根本不哄人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回了她一段话,你们务须看看:
        “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苛求你吗!为什么对别人我从不苛责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是”
        “雪粉”
       (就是她的“雪迷”)
        她看了之后,汗涔涔下,一直说她才是“温迷”,而且我这样说她,她会给多少温迷追击云云。
其实,引述这一段,我是衷心赞她的。
这次,绝对不是责备她的。这孩子才气大,才情高,人格可信甚至可佩,又长的清灵美丽,而且,其固执、执拗、原则性之强靱与強大,又像极了我夫人静飞。硬脾气,犟牛掰!
我这个人,从来不会看人家学历、成绩考多少,拿什么文憑有什么学历,自古到今,拿学历和考绩去哄人的,我没看出有几个杰出的不世豪杰,而历史上惊天地泣鬼神者,比例上也十分丢人,反正,就连在历朝科举高中状元的人,能在文学政治乃至军事建设上有出色表现的,数据上也令人汗颜。
        我要的人材是真的有才。我用“胖雪”为例,之前我“发掘”的其中之一,就是九日。阿九的“才”如何出彩,就是以阿花的大材,无论他咋样孔雀开屏,招蜂引蝶,都挡不住九姑娘的才气纵横,天才横溢,而且长得甜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,她既然有阿花,那么,发掘和栽培,发扬和爱护她的“才华”,这事便得也理应由阿花来干的活。所以,我虽常常在语言上整蛊他俩(因为熟络),但我在人前,仍常常称呼他俩为“贤伉俪”。而且,阿九如果对我哭了,不好过,我会找阿花。九儿如果不舒坦了,过不好,我埋怨阿花。九姑娘如果过太好了,吃胖嘟嘟了,我也找老花。
        为什么?
        因为他是我老弟啊!不找他,难道找裘剑衣?花满楼!?

评论

热度(57)

  1. 幻影牡丹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2. 虎调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3. 巨然子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4. 中秋佳节第一人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5. 正骨水上的杜小星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6. 闲话江湖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7. 大快活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
  8. linchan温瑞安 转载了此图片